auroras-alaska-barsky   

 

有一天,投票不再為顏色

 

選舉只能藍綠,是台灣民主道路上最悲哀的包袱。

今天看到呂秋遠律師的文章,有莫名的感動。

 

我也要感謝上帝,讓我終於可以選賢與能。

 


呂秋遠

其實一天到晚寫政治文是一件很累的事情,畢竟我還有大約十篇的法律小故事排隊等待寫出來,沒必要淌選舉這場渾水。然而,看了柯P今天三篇的小新聞,我自己覺得還是必須留點記錄下來而已。

 

第一則是談到勝文與頂新的切割問題;勝文一直強調他與魏家不熟,記者可能想問出柯P對於這件事情的不屑,然而沒料到柯P竟然回答,「沒有就沒有啊!」意思有點像是,「他說沒有就沒有啊,幹嘛一定要逼人家承認?我們自己判斷不就好了。」

 

第二則,是有關於要不要全面抵制頂新,他認為制度重於抵制個別企業,例如應該檢討GMP制度究竟出了什麼問題,不要搞得像獵殺女巫一樣。在全民皆曰頂新可殺之際,他竟然敢說出這樣的話,實在令人意外。他不用像勝文一樣切割,因為無東西可切,但是他至少可以像馬英九或是江宜樺,這種掌握權力但不知道該怎麼解決問題的人一樣,說些迎合輿論全面抵制之類的政治言語。今天的談話,讓人覺得他就是他,一點也沒變。

 

第三則,是蔡正元「又」開始抹黑,質疑他曾經收過頂新的錢。說句實在話,我真的很難理解,怎麼會有人這麼勇敢的不斷抹黑一個人而不感到羞恥。但是既然是蔡正元,我也就不意外。柯P這次總算有點怒氣,他不排除要提出誹謗告訴。不過我認為他也只是生氣就算了,應該不會提。

 

其實我有點瞭解他的心境,因為在剛開始大量撰寫臉書文字的時候,也有「耳語」傳說,這些小短文、故事等,都是我外聘別人幫我寫的。我聽到某媒體人轉述給我聽的時候,我大概也知道是哪些人在講,但是我只是哈哈大笑而已。

 

啊就沒有做的事情,幹嘛去澄清或否認或提告?讓別人得到教訓很重要嗎?多做點正面意義的事情不是比較好?時間終究會看清楚一個人的,何必急於一時去澄清?況且別人這麼說,一定有些原因,可能是誤會,可能是他自己的修養不夠,那麼就安靜的讓事實浮現說明一切就好,幹嘛這麼跳腳?生氣一定會,但是氣一下子就好了,不要一直停留在原地。人生,不就該浪費在美好的事物上嗎?

 

我覺得,柯P的出現,是很有意思的一件事情,他讓國民黨突然不知道如何處理。過去的選舉,無論如何,國民黨只要使出招數,總是會出現抹黑成功、神話破滅的結局。宋楚瑜、蔡英文就是活生生的例子。但是柯P實在太詭異了,國民黨無論如何攻擊,竟然難以突破防線,因為他就是一個非常單純的人,他讓複雜的政治回歸到簡單的本質。當一個清白老實的醫師,決定參政時,即使面對最嚴苛的國家權力,都還能屹立不搖到現在,這就是清廉政治的真正可能性。

 

到現在為止,我很慶幸能夠見證這場選舉。因為如果不是勝文,如果不是柯P,我看不到如此純粹的對比。從過去的權貴對上平民,到現在的邪惡對上正義,已經不是身份的選擇,而是價值的期望。從三月以來,不論在面對學運時,國家公權力的濫用;或是在面對食品安全時,國家公權力的無力。在濫用與無力之間,我們看到道德這條界線,持續不斷的被挑戰,我們也赤裸裸的看到,竟然有人可以無止境的說謊、抹黑、不要臉到某種程度,而另一個人只是微笑的公布他的一切。

 

就像是在「功夫」這部電影裡,星爺即使被火雲邪神暗算,但是最後當他以「佛動山河」打得對手七葷八素時,面對對手詢問他這招是什麼?他只說了一句話:「你想學啊?我教你啊!」

 

我不喜歡用主觀的價值判斷,諸如正義或邪惡,加諸在一個人身上。但是當一望即知的、極端的邪惡與極端的正義出現時,那麼就已經是客觀的事實,而不是主觀的價值。而當兩種事實互相激盪,或許這是台灣重生的機會。而當年底的選舉,已經成為一種價值的選擇,我很慶幸,我曾經參與過這場選舉,而且站在我自己認為對的那一邊。

 

感謝上帝,讓我選擇自認為正確的價值觀。

 

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permalink.php?story_fbid=800882126619924&id=100000944336615&fref=nf

 

 柯文哲 / 連勝文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anita511 的頭像
anita511

Anita的筆記本

anita51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